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澤小說 > 遊戲競技 > 原神:稻影記 > 第10章

原神:稻影記 第10章

作者:空神裡綾華 分類:遊戲競技 更新時間:2022-09-06 22:50:01

“什麼?有人敢冒充本大爺的手下?”荒瀧一鬥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來。

空一手穩住桌子,使之不至於碎裂,另一隻手端起杯子,大口喝下。

不是茶,是豆奶。

稻妻的茶葉價格高昂,以荒瀧派的捉襟見肘的經費,是萬萬承擔不起的。這些不務正業的小混混們還要靠打零工過日子,長野原煙花店就是他們的雇主之一。曾經也會去碼頭幫忙卸貨,但如今的離島港口再無外國商船的影子,工作自然也就泡湯了,日子愈發拮據。

不過按荒瀧一鬥自己的說法,那是因為豪邁的鬼族喝不慣這類清淡的飲料。空當然不會信他的鬼話,但也不好揭穿他,畢竟他把唯一的飲品都拿來招待客人了。荒瀧一鬥自己是不喝的,旁人很難相信,這個強大的鬼族男人竟然對這個小玩意過敏。

“肯定是風間組的小鬼!竟然用這種手段報複我!”鬼族男人橙色的眸子幾乎要噴出火來。他頭生雙角,鮮紅如瑪瑙,身體上覆蓋著血紅色紋路,犬齒在大嘴張開時顯得格外明顯。成年人見了他都要產生隱隱的畏懼,反而是小孩子一點都不怕他,喜歡同他打鬨嬉戲。

“一群廢物罷了,剛剛被我料理了一頓,又出來為非作歹了!”一鬥挖了挖鼻孔,十分不屑。

“我也相信你們荒瀧派不會做這樣的事。”空平靜道。

“真是搞不懂,放著這幫傢夥不收拾,奉行所的人怎麼老是針對我。他們燒殺搶掠,那群人就跟瞎子一樣當冇看見,本大爺行俠仗義,卻非說老子尋釁滋事,如果不是阿忍撈我,不知道還要再裡麵蹲多久。”鬼族男人嘟嘟囔囔,顯得忿忿不平。

空不知道如何讓開口,這種事不是一兩句話能解釋得清的。

派蒙抱著一杯豆奶咕嘟咕嘟喝著,對成年人來說大小正合適的杯子在小傢夥懷裡則是格外大的一桶,將她的小肚子撐得鼓鼓囊囊。

“奉行所不管,本大爺管!再怎麼說,你也是我們荒瀧派的好兄弟!”荒瀧一鬥義憤填膺道。說著一隻大手猛地拍上空的背部,勢大力沉,把正喝豆奶的少年嗆得咳嗽不止。

鬼族男人感慨著:“本來我是想邀請你加入荒瀧派的,可惜你居然有正經工作了,那我們也不好耽誤你的前途……唉,我當初也想著好好過日子的,可他們嫌我長相凶神惡煞,冇一個肯要我……我那些小弟們也各有各的難處,說來都是淚啊!”

“你快喝,喝完本大爺帶你去找回場子!本大爺的大棒已經饑渴難耐了!”說著,鬼族男人擺開架子,黃色的岩元素力量纏繞周身。木屐猛地踩踏地麵,岩石突刺如筍冒出。

“一鬥——你又想去打架了?”一個身材佝僂的白髮老媼從屋外走進來,輕聲嗬斥道。

“鬼婆婆……”鬼族男人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

“好孩子,我們家實在拿不出什麼上得了檯麵的食物,希望你不要怪我們招待不週纔好。豆奶還是很便宜的,你就不用客氣了,就當在自己家裡一樣……喝完了嗎,不夠我再給你添點。”老媼對著旅行者微笑道。

雖然被叫成鬼婆婆,其實是個麵容慈祥的老人。老人家說話很慢,空一字一句地聽她講完。

“夠了夠了!”空點頭道。

“派蒙呢?”

“嗝~”派蒙不好意思的揉著肚皮。

老人家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旅行者是個好孩子,我早就聽彆人講過你的事了。街坊鄰居都誇你樂於助人呢……”

荒瀧一鬥不服道:“我也樂於助人啊,您怎麼不誇誇我?”

“一鬥也是好孩子。如果每次給人幫忙的時候能小心一點,不損壞什麼東西,弄出什麼亂子,就更好了。”鬼婆婆慢聲細語道,頓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麼,“還有阿忍,阿忍也是好孩子。她呀,細心又能乾,不像我,一把年紀了,總是幫不上什麼忙……”

荒瀧一鬥這個大大咧咧的傢夥忽然就沉默了,等到確認了老人家已經走出屋子很遠,他才悶悶地說:“鬼婆婆不是鬼,她可是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類,隻是因為收養了我纔會被叫鬼婆婆的。我怎麼樣都無所謂,反正我也不在乎彆人的看法…唉,但我不想她因為我而被彆人指指點點…”

“上次我被九條裟羅抓去蹲監獄,其實也冇幾天,有阿忍想辦法,很快就出來了。我回來之後婆婆也冇有罵我,還說我隻是太沖動了但本心是好的。但我知道她其實很擔心,她臉色都憔悴得不像樣子了……”

空感慨良多。

強大如荒瀧一鬥,依舊有脆弱的一麵。

這種人,適合深交,不適合淺交。如果隻是一般朋友,會被他過於奔放的性格搞得不厭其煩,但如果做兄弟,就是一個能為你兩肋插刀的熱血男兒。

空是一個極有耐心的人,即便是和荒瀧一鬥這種粗獷之人,也能合得來。在他心裡,友情從來不是一種價值,所以他不想讓一鬥為難。

眼狩令施行以來,像荒瀧一鬥這樣的神之眼擁有者無一不試圖隱藏形跡。這些擁有超出常人的·強大戰力的存在,每一個都是統治者的眼中釘肉中刺。巨城深處的那座千手百眼神像上,鑲嵌了不計其數的神之眼,每一個都代表了一個強者的屈服,戰敗,甚至死亡。

儘管少數人擁有豁免的特權,但荒瀧一鬥這樣的無業遊民,顯然不在其中。

當初那險些讓空失去一切的一刀,起因也隻是因為一個神之眼。當然,這顆神之眼並不僅僅是一顆神之眼,它的背後是稻妻權力戰爭中洶湧的暗流。

而空就像從河流之外落入的一顆石頭,啪,激起一片浪花,但也僅此而已。

……

從荒瀧一鬥的口中,空得知了風間組的一些資訊。

風間組的老大名為風間徹,相比於荒瀧一鬥,那傢夥纔是不折不扣的極道。自從幕府一係列政策實施,稻妻城裡湧現了大量失業人口。加上因海祇島叛亂而到城內避難的流民,稻妻城內無業者的數量達到了空前的高度。一些黑暗麵的勢力趁此機會迅速擴張,風間組也是其中之一。

至於擴張過程中用到的手段,那自然是無所不用其極。儘管稻妻的法律越來越嚴苛,但這種嚴苛顯然是具有選擇性的,畢竟冇人會為難自己的錢包。

風間徹本人是風屬性神之眼擁有者,手下眾多。他花大價錢以特殊渠道買到一批軍用裝備,配備給自己的心腹,作為整個幫派的戰力核心。

聽起來很棘手啊,空心想,但也不是不能解決。

他真正忌憚的是背後的天領奉行勢力,如果事情鬨得太大,毫無疑問會驚動那個女人。挨一刀半殘,再挨一刀直接成灰,都不一定等得到往生堂的那位胡堂主前來收屍。按那位鬼靈精少女的性子,可不會為了他哭得梨花帶雨,多半是興奮地捧著嗩呐左右聲道交替奏樂,讓他死得體體麵麵風風光光。最後順走他的遺產,拿去給客卿發工資。

空從深思中回過神來,才發現杯中的豆奶已經涼了。

派蒙在一旁嘀嘀咕咕。

“你在做什麼呢?”空問。

派蒙這傢夥,行蹤神神秘秘的不說,舉止也是奇奇怪怪,他都已經快習慣了。

“我在許願啊,希望天上劈下來一道閃電,把那個叫風間什麼傢夥的劈死!”派蒙一本正經的說。

“許願能有什麼用。”空吐槽道。

要是許願有用,他何至於用儘了這些日存的幾十個糾纏之緣也見不到哪怕一絲金色。

“許願還是有用的,稻妻人就有向神明許願的習慣。”荒瀧一鬥說。

“稻妻人許願和平,戰爭停止了嗎?”空隨口一問。

“冇有。”荒瀧一鬥回答得很果斷。

“稻妻人許願風調雨順,就冇有雷暴了嗎?”空又問,語氣依舊平淡。

“好像也不是。”鬼族男人有些迷茫地撓頭。

“你想獲得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安安穩穩的生活,神明賜給你了嗎。”很簡單的一句話,卻具備無限的殺傷力。

於是那個以防禦強悍著稱的岩屬性神之眼擁有者罕見的沉默了。

“但是,無論如何,我能獲得神之眼,是因為受到了神明的注視。”荒瀧一鬥還想辯解一下。

“你怎麼知道,神之眼是神明給的而不是自然而然出現的?主宰雷電的神明憑什麼給你岩屬性的神之眼?”

發出最後一問,空端起豆奶,瀟灑地一飲而儘。

……

“也許你說的對,向神明許願確實冇用。但我還聽過一個非常古老的傳說,還是我小時候聽鬼婆婆講的。我偷偷告訴你,你可不要跟彆人說。”荒瀧一鬥果然神經大條,似乎剛纔的問題冇有對他產生一點影響,他理所當然地就接受了旅行者在外人看來足以被稱為大逆不道的言論。

“什麼傳說?”空狐疑地湊上去。

“我也要聽,我也要聽!”派蒙不顧圓圓的肚子,吃力地飛到兩人跟前。

“傳說,當人的願望足夠強烈時,頭頂會出現神奇的標誌,然後就會有一個傻子,屁顛屁顛地跑過來完成你的願望,任勞任怨。他不需要報酬,因為殺害了太多生靈並掠奪他們的財富,所以如今要為提瓦特人民當牛做馬,來贖清罪孽……”

“唉,旅行者,你怎麼一直咳嗽,難道你也對豆奶過敏嗎?世界上怎麼會有豆子這種傷天害理的東西,真應該在提瓦特滅絕!”

……

“旅行者說得對,如果神明能傾聽人們的願望,那還要法律做什麼?”

綠髮紫衣的女子無聲無息地進入屋內,臉上戴著鬼麵鎧,一雙塗著紅色眼影的眸子顯得冷酷而睿智。

女子看向端坐的空,冷漠道:“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你現在有一點小麻煩了,建議你去奉行所看一看。”

“阿忍,你不是去甘金島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荒瀧一鬥難掩喜色。

空心思一動。

甘金島?宵宮也在甘金島吧?於是隨口問起了宵宮的事。

“宵宮小姐嗎?當然是見過的。我負責幫派的業務接洽工作,這次夏日祭典是個掙摩拉的好時機。與她打交道是很正常的事。”隨即說,“風間組的人正準備對付你呢,你真的不打算去看看?”

久岐忍的回答很冷靜,也很合理,但空反而覺得有一些怪異。她試圖說的很自然,但這種刻意反而暴露出自己的心思。

空冇有把注意力放在朋友不太正常的幾句話上,站起身來,笑道:“既然是荒瀧派智囊久岐忍小姐的建議,我欣然采納。”

不管風間組的跳梁小醜們有什麼詭計,空都有自信應對。

風雨既來便安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