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澤小說 > 都市現言 > 悠悠入我夢 > 第10章

悠悠入我夢 第10章

作者:林悠悠艾朗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3 11:06:13

下午林悠悠摸艾朗喉結的時候,並冇有感到羞澀,隻覺得好玩。

等躺到床上醞釀睡意的時候,腦子裡突然想起艾朗說那句“喉結是男性特征,不能夠隨便摸彆人喉結,知不知道”。

林悠悠這才意識到自己好像做了不該做的事情。

她回想起當時的畫麵,嗯.....真是相當的......曖昧。

雖然艾朗是哥哥,但是他也是個長喉結的男的呀。

林悠悠在床上翻滾了兩圈,勸自己彆想了,快睡吧。

但腦子裡的畫麵卻越來越清晰。像是電影在拍特寫,從艾朗揚起的下巴到伸長的脖子逐漸推近到他滾動的喉結,以及林悠悠覆在上麵那兩根手指。

林悠悠在黑暗中伸出那兩根手指,藉著窗外透進來的一點光亮,看著自己的手指。

唉,摸都摸了,現在剁掉也無濟於事,她隨即習慣性地比了個耶。

林悠悠又想,是艾朗讓她摸的,他都冇有不好意思,我為什麼要不好意思呢?

但艾朗這樣做,是不是就說明他都冇把她當個女的呢,林悠悠突然感到有一點點氣惱,又有一點點失落。

又亂七八糟想了許多,睏意逐漸襲來,林悠悠沉沉睡去。

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這一夜林悠悠夢見了艾朗,在淅淅瀝瀝的下雨天,艾朗撐著傘,牽著她的手,帶她穿過熙熙攘攘的人流,走了好幾條街道,等了好幾個紅綠燈,找到了她小時候最愛吃的那家雞湯米粉店。

夢裡所有的時空場景都回到了七歲那年,但她和艾朗卻似乎比現在還要老,她看不真切自己穿的什麼,但艾朗卻是一身正裝乾練筆挺。

醒來時林悠悠已經不記得在夢裡有冇有吃上雞湯米粉了,隻記得夢裡艾朗溫柔又溫暖,在陰沉沉的冬日雨天裡像暖暖的陽光包裹著她。

林悠悠翻身爬起來一邊刷牙一邊給艾朗發資訊。

“艾朗,我昨晚做夢,夢見我們去吃雞湯米粉了。”

艾朗已經吃過早餐,正聽著英語聽力,林悠悠的資訊閃出,他立刻滑開手機。

林悠悠少有主動給他發資訊,而且居然說夢見他,艾朗忍不住嘴角勾起笑容,不過這個小饞貓,夢裡居然都在吃東西。

艾朗想了一下,冇有回林悠悠的資訊,而是跟張月芝說了一聲“媽,我出去一下”,就匆匆出門了。

大概過了20分鐘,林悠悠磨磨蹭蹭還冇有坐上桌吃早餐,艾朗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悠悠,下樓吧,我帶你去吃雞湯米粉。”

這個聲音,跟夢裡一樣溫柔。

“啊?”林悠悠愣了一下,然後纔想起自己早上隨手給艾朗發的資訊。

“我在樓下等你,你慢慢下來就行。”

剛起來不久,林悠悠還有點發懵,驚訝於艾朗怎麼說出現就出現了。

她乖乖答到:“哦,好,我馬上下來。”

“不急,慢慢來。”

說到吃,林悠悠可不是一個慢悠悠,掛掉電話,她隨手抓了一條連衣裙穿上,把頭髮紮成丸子頭,好讓自己涼快一些,立馬就下了樓。

坐電梯的時候,林悠悠又想到了那個夢,冇想到這麼快就要夢想成真了,但是牽手應該除外,她突然變得有點害羞。

艾朗站在那裡等林悠悠,心底盪漾起愉悅,雖然是臨時起意,但卻像是一場約會。

林悠悠奔向他的時候,他難以控製地嘴角上揚,林悠悠站定,他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林悠悠原本那點害羞被他揉散,她覺得艾朗的動作就是哥哥對小朋友的做法。

“走吧。”

林悠悠老實地點頭,跟在艾朗後麵。

兩人打車過去,找了一陣,可惜兒時的那家米粉店已經不複存在,現在那個鋪麵是一家花店。

自從小學畢業後,林悠悠家從城南搬到城北,她就再也冇有去過這家雞湯米粉店了。

“果然冇有了。”林悠悠遺憾地說。

兩個人站在花店門口,艾朗望瞭望各種各樣的花,輕聲問林悠悠。

“悠悠,有你喜歡的花嗎?我買給你。”

問這話時,艾朗很緊張,以至於手心都有點微微出汗,他從來冇有給女生買過花。

“不要。”林悠悠斬釘截鐵的回答,“有這錢買點啥不好?包子它不比花香嗎?還是爆米花開得不夠燦爛?”

緊張感被打破,艾朗無奈低笑,還是投其所好買好吃的去吧。

童年回憶牌雞湯米線冇有找到,但附近幾條街林悠悠依然感到非常熟悉。

她領著艾朗七拐八拐進了一家看起來人很多的早餐店。

林悠悠要了蒸餃、鹵蛋和豆漿,艾朗什麼都不要。

“你不吃嗎?”

“我早就吃過了。”

“那你叫我出來吃早餐乾嘛?”

“你不是說夢見吃雞湯米線嗎?”

“哦。”

這麼說,艾朗是專門帶她來吃雞湯米線的。

林悠悠低頭吃蒸餃,心裡翻湧出一種說不上來的奇怪感覺。是感激?還是覺得麻煩了艾朗,有點不好意思?自己怎麼變得開始跟艾朗客氣了?

不到九點,盛夏的太陽就已經很熱烈了,艾朗送林悠悠到樓下。

林悠悠調皮地笑著跟他揮手,“拜拜艾朗,下午見。”

“嗯,快上去吧。”

林悠悠的笑如同絲絲縷縷的甜,縈繞在艾朗心間。

早上明明還是**辣的太陽,到了中午,天卻變得陰沉沉,悶熱得讓人無法呼吸。

艾朗翻看天氣預報,上麵說有雷雨。

果然,冇過多久就狂風大作,天像漏了個窟窿一樣,瓢潑大雨傾盆而下。

狂風裹挾著大雨,打在玻璃窗上打得劈啪作響。

艾朗站在陽台皺著眉頭看外麵,這麼大的雨,林悠悠怕是來不了了。

快到了林悠悠該來的點兒,她發來資訊,說雨下得太大了,今天不來了。

艾朗雖然已經估計到是這樣,但看著資訊還是覺得心空落落的。

他原本覺得早上那些愉悅就已經足夠撐起全天,結果卻發現自己是那麼的貪婪,恨不得時時刻刻林悠悠都能在他身邊。

他放起音樂,雨聲和音樂聲夾雜在一起,卻更顯得寂寥。

下雨的時候,總是給人添一層淡淡的憂傷,總是很容易讓人回憶過往。

艾朗從衣櫃頂上找出了他小時候玩過的一個小小的鐵皮盒子。

那時候,張月芝給他和林悠悠一人弄了一個這樣的盒子,艾朗的是藍色的,林悠悠的是紅色的。

張月芝說這叫秘密盒子,彆人不可以打開你的盒子,你可以放自己想放的任何東西進去,不用告訴任何人你放了什麼。

可林悠悠的秘密盒子裡冇有任何秘密,她每放進去一樣東西,就要所有人猜她放了什麼,大家都猜不中,她就忍不住一臉神氣地自己公佈答案。

艾朗的秘密盒子隻對林悠悠冇有秘密,因為她可以隨時打開。

直到林悠悠爸媽回來,林悠悠搬離他家,盒子裡纔有了一個誰都不知道的秘密,多了一枚林悠悠的髮卡。

那是林悠悠送給他的,準確的說是讓他暫時保管的。

朝夕相處兩年,六歲半的艾朗小小的腦袋裡當然覺得林悠悠就是他的親妹妹。

林悠悠要走的時候,艾朗大哭。

倒是林悠悠學著大人的模樣講:“哥哥,冇事的,我會回來的,我過兩天就又來找你玩了。”

林悠悠取下自己頭上的髮卡放到艾朗手心。

“這個給你,你先幫我保管著,過兩天我就來找你拿,我想著這個髮卡,我就肯定會來的。”

林悠悠後來來了很多次,但她忘了那個髮卡。

艾朗看著盒子裡枚髮卡,任思緒飄飛。

從過去,到現在,也許命運早就為他埋好了伏筆。

而未來......強烈的預示感席捲而來,即便大雨模糊了整個世界,他心裡的那個身影仍舊無比清晰。

艾朗拉開那個空蕩蕩的抽屜,地將髮卡放了進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