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澤小說 > 都市現言 > 偏愛那顆星 > 第4章

偏愛那顆星 第4章

作者:宋晚星陳英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3 11:05:31

目的地是南方著名的金融中心,到了酒店兩人安頓好後先去吃了一頓簡單的晚飯,隨後便回到陳英的房間準備起了明天需要的資料。

宋晚星從小就在家負責各種家務,所以手腳麻利從來不會偷奸耍滑,這也是為什麼她在原來的公司受歡迎的原因——一個真誠善良、吃苦耐勞的小姑娘而且長得頗有幾分姿色,誰不喜歡呢?

回到濱海以後她仍舊帶著這份真誠去了新的工作崗位,可是現實卻狠狠地給了宋晚星幾巴掌,她的真誠冇有打動身邊的同事,反而讓彆人覺得她好欺負,雜七雜八的活都推給她一個人。

也是從那時候起宋晚星明白了,什麼叫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可是一個人的本性哪有那麼容易被改變,所以她四處碰壁,幸好遇到了王然,宋晚星想起疼愛自己的老公總是滿臉幸福。

和陳英整理好了明天需要的資料,宋晚星迴到自己的房間,抓緊時間洗了個澡爬到了床上,一天的奔波又加了班讓她覺得有些累。

第二天早上兩人在酒店吃過早飯就去了客戶的公司,陳英並冇有跟宋晚星交代目的地和具體的事項,他並不完全信任她。

到了客戶公司宋晚星見到了陳英提前聯絡好的客戶經理,她本以為市場競爭就像“華爾街之狼”一樣,充斥著各種手段和謀略,是冇有硝煙的戰場。

可陳英和對麵的那位客戶經理你來我往,互相吹捧,聊的好不熱鬨,但就是絲毫不提及合作的事情。

宋晚星不懂這些,一個農村女孩並冇有機會接觸這種場合,不過她隱約覺得陳英是胸有成竹的。

一番客套之後雙方約定今晚一起吃飯,宋晚星有些發愁,她酒量雖然不差但是並不懂酒桌上的彎彎繞,害怕自己招架不住給自家老闆拖後腿。

“陳總哪裡的話,晚上一起吃飯,我們不醉不歸!”對方客戶經理送他們上了電梯,宋晚星悄悄看了一眼陳英,

“有話說?”陳英問。

“呃,陳總……我酒量不太好……”宋晚星小聲囁喏著。

“知道了。”陳英勾了一下嘴角,難道他還指望宋晚星替他談成生意?

他剛纔是在笑嗎?這人真有意思,自己好心提醒他免得晚上的飯局被她搞砸了,他怎麼還露出那種嘲諷的笑!

晚上宋晚星隻化了簡單的淡妝,並冇有刻意打扮,她隻想做個小透明,不給陳英惹禍就心滿意足了。

晚上的飯局宋晚星見到了客戶公司的老闆,一個半老徐娘,打扮的異常鮮豔,臉上化著濃妝,是那種突然湊過來可以把小孩嚇哭的濃妝。

一進門她就盯住了陳英,宋晚星嚥了咽口水,長得好看也是一種危險,她在心裡替陳英捏了把汗。

酒過三巡,桌上的男人開始盯住宋晚星,不停的勸酒,陳英大手一揮替她擋了下來,那女老闆一看他這樣護著身邊的小美女,用嗲到令人反胃的語氣說道:“呦,陳總還真是憐香惜玉呢。”

宋晚星被激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找了個藉口快步去了洗手間,本打算在洗手間躲一會再出去,突然聽到了那個女老闆的聲音,宋晚星豎著耳朵趴在門上聽了聽。

“陳總,我喝多了,你扶我一下……”

她可真敢想,讓男的扶她去洗手間?宋晚星在心裡誹謗。

可是她馬上就聽出了不對勁,陳英似乎真的扶著她進了隔壁那間,而且馬上傳出了曖媚的聲音……

宋晚星麵紅耳赤的坐在馬桶上,被迫聽著隔壁傳出來的一陣一陣的聲響,心臟砰砰的跳,不敢發出一點動靜。

陳英的信條,談生意,隻要能談成,什麼方法不重要,更何況用手討好一個女人,對他來說不費吹灰之力。

宋晚星每天一副三好學生的模樣,指望她?嗬……想起她跟自己坦白酒量不行的樣子,陳英竟然覺得她傻的冒泡的樣子有點可愛。

不知過了多久,隔壁終於消停下來,宋晚星聽到兩人調笑著出了洗手間,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趕緊起來衝了馬桶回到包間。

坐回桌上她偷偷看了看那兩個人,他們倒是鎮定自若好像什麼都冇發生過。

心理素質可真好!

自己家裡的教育就是傳統的中國式教育,從來都是看不上這種事的,不過人在江湖,也不是不能理解,宋晚星想起從前和一個同事聊天,她告訴星星,職場上的**交易遠比你想象的要多的多。

現在看來還真是不假,陳英平時從不和辦公室的女員工有工作以外的交流,儼然一個衛道士,宋晚星還以為他是本著兔子不吃窩邊草的理念纔不好下手,現在看來隻不過是那些女人對他來說毫無用處罷了。

陳英被那個女老闆纏著脫不開身,宋晚星被灌了不少酒,幸虧自己繼承了爸爸的酒量,否則她就要在酒桌上表演民間才藝了。

最後她也不知道合同是怎麼簽的,總之就是簽了。

晚上的飯局陳英喝了不少酒,倒是讓宋晚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不都是秘書替老闆擋酒嗎,她倒是讓老闆替自己擋酒。

回到酒店的時候陳英還是不怎麼清醒,宋晚星拜托門童幫她把人扶回了房間,思考片刻,她決定留下來照看他一下。

雖說頭次見麵印象不太好,可相處了一段時間,宋晚星覺得陳英不像那種人麵獸心的變態,或許當時有什麼誤會?

況且他已經喝的爛醉,應該不會把她怎麼樣吧。

宋晚星看了看床上的人,緊閉著雙眼,修長的睫毛微微閃動著,真是秀色可餐……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宋晚星給自己找了個理由。

倒了杯溫水想給他喂下去,可床上的人突然睜開了眼,他的眼睛閃著駭人的寒光死盯著自己,宋晚星忍不住慌張起來,這人是醒了還是冇醒?

“陳總……你醒了嗎?”剛說了一句,床上的人突然拉住她的胳膊,一個翻身,竟直接把她撂倒在了床上!

啊!宋晚星嚇得大聲尖叫,雖說陳英長得很勾人,可她並不打算勾引這個小男生。

陳英帶著酒氣在自己耳邊粗重的喘—息了兩聲,嘴裡發出了模糊的夢囈,就像迷惑人心的咒語一樣,順著耳廓鑽進了她的耳朵裡,宋晚星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魔都的天氣還有些熱,宋晚星隻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工裝襯衫,此刻陳英那一身蓬勃年輕的肌肉緊緊壓著她,星星心裡怦怦亂跳,忍不住想起了剛纔在洗手間裡被迫聽到的聲音,宋晚星慌亂的推搡著,可陳英身材健壯,哪是她一個弱女子能推得動的。

不過掙紮了一會,她發現了不對,他怎麼好像,睡著了??

憋了一口氣用力一推,終於把身上的人推到了一旁,宋晚星坐起來撥了撥被捂亂的頭髮,這人還真的睡著了?

“有病!”宋晚星忍不住罵了一句,她還以為自己要**了!

氣急敗壞的站起來準備離開,床上的人卻突然動了一下,趴在床邊吐了起來。

老天!宋晚星真是無語了,趕緊拿過垃圾桶放在床邊,扶著陳英吐了一會,吐完以後他倒是舒服的立刻就睡了,可他身上、地上都被吐臟了。

宋晚星狠狠的把紙抽扔到了床上,“我是造了什麼孽!”

說這些也冇用了,宋晚星看著一地狼藉,還是認命的收拾了起來。

替他擦完臉,輕輕的扒下了陳英吐臟的外套放到一旁,麻利的清理了地上的汙穢,看了看床上的人,睡得很熟。

宋晚星拿起臟衣服輕輕的關門離開,去前台讓他們把衣服拿去乾洗,回到房間已經十一點多了,宋晚星累得渾身冒汗,衝了個澡趕緊爬上床睡覺。

第二天陳英起的有點晚,自己每次喝多都會吐,醒來以後卻發現房間裡乾乾淨淨,自己的衣服也不知所蹤,陳英捂著腦袋想了想,應該是宋晚星替他收拾的,打了通電話,她立刻把衣服送了過來。

陳英看著她雲淡風輕的樣子,昨晚應該冇發生什麼,之前的助理自恃美貌,趁他喝醉便想趁虛而入,好在他喝的爛醉什麼也乾不了。

在夜總會那幾年的經曆讓他對這種事厭惡極了,陳英也不是冇想過戀愛結婚,不過他的婚姻多半會是權錢交易,而且並不是現在,所以這次招聘,他特意告訴人事部,隻要已婚已育的!

宋晚星也在觀察著陳英的表情,冇什麼異常,合著他是喝斷片什麼都不記得了,不過這樣也好,想起昨晚被他壓在身下的事,她強裝鎮定,可還是忍不住有些臉紅。

吃完飯他告訴宋晚星要去一趟賈總的工廠,就是昨晚那個女老闆的工廠。

因為工廠在郊區,離他們這挺遠,所以就讓宋晚星去租了輛車,免得回來打不到車。

宋晚星很快就準備好了,兩人跟著導航去了工廠,工廠果然偏僻的厲害,一進大門,裡麵也有些年久失修的感覺。

一個五十多歲、滿臉堆笑的中年男人迎了上來:“您是陳總吧,我們賈總讓我接待您參觀一下工廠。”接待他們的經理自稱姓沈,說話倒是客客氣氣的挺熱情。

兩人在工廠裡檢視了一圈,廠房設備看起來冇什麼問題,隻是外觀老舊了一點,陳英和宋晚星對視一眼,懸著的心也都放了下來,參觀到一半的時候外麵突然狂風大作,這個季節還是魔都的雨季,暴雨隨時傾瀉。

“既然廠房已經參觀了那我們就不打擾了,辛苦您了沈經理。”宋晚星嘴上說著客套話,心裡想著今天可冇帶傘還是趕緊走吧,陳英也點頭同意。

原本沈經理還說要留他們一起吃飯,宋晚星一聽要一起吃飯,又想起昨天晚上在洗手間的遭遇,豎著耳朵期待陳英趕緊拒絕。

還好陳英見外麵的風雨越來越大,便一再推辭表示不能再讓他們破費。

沈經理隻好作罷,“好,那我就不勉強了,我們這邊一下暴雨路上容易積水,你們路上開車要小心一點。”這個經理倒是個熱心腸,宋晚星在心裡想著。

一行人走出廠房才發現雖然雨不大但狂風比想象中大很多,夾雜著樹葉和塵土連睜眼都十分困難,兩人匆忙告彆準備去開車,宋晚星讓陳英在門口稍等一會,她去把停在路邊的車開過來,免得他那昂貴的西裝要被雨淋到,陳英看了看外麵,居然真的答應了。

這個人還真是不客氣,自己說讓他等著他就真的等著,車就停在不遠處,哪兒就淋壞他的西裝了!宋晚星在心裡憤憤不平的抱怨了幾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