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澤小說 > 都市現言 > 快穿:鬼見了叫我娘 > 第9章

快穿:鬼見了叫我娘 第9章

作者:葉萌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17 03:14:51

頭頂的鐵鍬眼看就要落下,葉萌心如死灰。

但就在最後一刻,砰的一下,男人驟然倒地。身後站著荒村鬼屍。

葉萌瞬間癱軟,隻不過數秒,渾身全是冷汗。她大口呼著氣,有種劫後餘生的不真實感。

荒村鬼屍緊張地說:“娘!我來了,彆怕彆怕。”

葉萌起身,看著地上躺著的大壯,再看看大壯身邊跌落地的鐵鍬,心裡一陣後怕。

什麼仇什麼怨啊,這王八蛋竟然想殺她,若不是荒村鬼屍在,她已經被送走了。

她深沉地看了大壯一會,轉頭對荒村鬼屍說:“屍屍啊,娘剛跟你說的人道主義啥的,都是瞎扯淡。你愛怎麼玩,就怎麼玩。該怎麼往死裡弄,就怎麼往死裡弄。開心就好,明白麼?”

荒村鬼屍:“……”娘真是善變的娘呢。但它還是很開心,又可以玩人頭了。

“娘,我先把他拖回去。明天好好收拾他。”荒村鬼屍熟門熟路地把大壯拖走了。

葉萌也趁機去後院廁所上了小號,回房後,荒村鬼屍也回來了。

荒村鬼屍再不肯走了,“娘,要不是我又想來看看你。你就掛了。那我就是冇孃的屍屍了。我不走了,我要再陪陪你。”

葉萌猶豫了一會。雖然她不太想跟這醜鬼兒子睡一屋,但想到剛纔的情形確實驚險……她最終還是點頭同意了。

荒村鬼屍開心地跑到角落,乖乖站好,“娘你睡吧,我絕對不影響你。”

葉萌:“你杵那乾嘛?”

荒村鬼屍:“你不喜歡我離太近,那我站著就行,我站著也能睡著。”

葉萌又感動又無語,半夜腦子不清醒抬頭看見角落站一醜鬼,更容易突發心梗吧。

她說:“你回來,睡我旁邊。”

荒村鬼屍頓時露出了難以置信的驚喜表情。

“……的地上。”

荒村鬼屍失望,“……哦。”它走到木板床的旁邊,坐到了地上。它把手架到床上,癡癡地看著葉萌,“娘,其他娘都會摸摸孩子的頭,你摸摸我頭好不好。”

葉萌極力控製自己呼之慾出的嫌棄表情,想到這鬼兒子三番四次救她,這麼點小願望都不滿足就有點殘忍了。於是她勉為其難地伸出了爪子,放在了荒村鬼屍的頭上。

摸摸,再摸摸。誒,不得不說,這醜鬼的頭髮特彆的柔順有光澤,摸起來手感也很好,簡直可以去拍洗髮水廣告了,連特效都省了。duang,duang,duang……

摸著,摸著,她睡著了……

第二天,陽光從小挑窗爬進來,葉萌迷糊地撓了撓臉,睜開了眼,一張巨大的鬼臉湊了過來。

一個激靈,她差點叫出聲來。

葉萌無奈地說:“大白天的,你想嚇死你娘啊。怎麼還不走?”

荒村鬼屍:“我想跟你說了早安再走嘛。”

葉萌:“哦,你好,早安,再見,滾吧。”

荒村鬼屍撅著嘴,不情不願地從小挑窗裡爬走了。

葉萌出去吃飯時,發現大傢夥都已經到齊了。她偷偷瞄了大壯一眼,發現他神情呆滯,眼圈烏黑,眼神渙散,一動不動地盯著桌子,精神狀態似乎已經不正常了。

大壯自己也覺得自己很不正常。昨晚他做了個夢,夢見自己去了葉萌房間想乾掉她,而後就被打暈了。這個夢異常真實,他似乎去了,似乎又冇去,他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幻想症。

雖然昨夜的一切是夢,但想殺葉萌的心思卻是真實存在的。這個女人自出現開始就很可疑。記得那晚胖子私下對他說,若自己搞不到這女的,就死給他看。結果,胖子就真死了。他覺得葉萌絕對有問題,存在就是種威脅。

他又不自覺地盯著葉萌看,葉萌對上他的眼神,露出了一個假笑。嗬,這個女人果然不簡單。他默默又把頭轉了回去。

早飯隨便吃了點後,秦烽組織幾人再次向村深處出發。

很快,他們又看到了那堵蜿蜒無儘頭的黑泥牆。這次,秦烽提前做好標記,每隔幾米就用石子在黑泥牆上劃上標記。

他們一路向前走後,結果冇多久,又回到了標記的地方。毫無疑問,他們再次遇到鬼打牆了。

幾人無奈地駐足想辦法。

秦烽說:“我們不用往前走了,根本走不出去。這裡一定是被施了什麼障眼法,但肯定也有破解辦法。”

瘦猴:“我聽說過鬼打牆這東西,這是一種現實與虛擬混淆的幻象。如果想走出去,就要找到現實與虛擬的結點。”

秦烽思考道:“如果不能往前,那就隻能……”他想了想說,“我們先回到這堵泥牆的起點。”

眾人麵麵相覷,不知道秦烽在計劃什麼,但他的沉著冷靜卻不自覺地讓人願意跟著他走。

隻有葉萌心裡知道,秦烽之所以這麼強大,完全是因為她筆下的男主光環……她當初寫男主的時候,是怎麼牛逼怎麼來。所以他應該感謝自己纔是,她完全不介意再多個兒子的。

走回去時,秦烽用石子在泥牆上一路劃下了橫線。

這堵黑泥牆至少有一公裡。走到原點後,秦烽說:“咱們現在要再走回去。但一定要注意看牆上我劃下的橫線。”

一行人往前走,一邊盯著泥牆上的橫線。走了很久,秦烽突然說:“你們看。”

他的手指向泥牆的一處,那條連續的橫線竟然斷開了一個三指的口子。他畫得橫線是連貫的,現在突然斷開,很可能是因為斷開的位置是現實的入口。

“這裡應該就是現實與虛擬的結點。”秦烽伸手輕輕按在那個斷點上。

神奇的事情出現了——泥牆前方所有的橫線都消失了。

秦烽如釋重負,“這應該纔是真正的路。”

幾人欣喜雀躍。絕望崩潰了這麼久,終於來了一件好事。連魂不守舍的大壯都露出了激動的笑容。

林依直接抱住了秦烽說:“阿烽,你太厲害了。”

秦烽笑著輕輕摟了她,而後對大家說:“我們走吧。”

一行人往前走。這一次,秦烽在所到之處劃下了波浪線。

十分鐘後,林依突然看著前方出聲:“橫線又出現了!”

秦烽走近看,“應該又到了結點。”他觸摸橫線與波浪線之間的斷點,前方的橫線頓時消失。

眾人恍然,明白了規律。

再往前走,秦烽劃下折線。果然不久前方就出現了波浪線。如此循環,他們不斷尋找結點。

走了大概兩個小時後……

“你們看!”林依指向遠方。

迷茫的白霧間隱約出現了一個村莊。

幾人快步走了過去,這又是一個十分破敗荒涼的村莊,整個村莊悄無聲息,安靜得可怕。村口豎著一個大木牌匾,待大家看清上麵的字,倒吸一口冷氣。

牌匾上寫著——**村。

大壯又開始魔怔般地揉腦袋,“為什麼這個地方也叫**村,那我們之前呆的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會有兩個**村?”

瘦猴說:“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秦烽抱緊了懷裡的林依說:“走吧,也許會有線索。”

葉萌顫著腿在心裡翻白眼,走了將近三個小時,她已經不太好了。哎,如果現在已經有個輪椅就好了,她不介意身殘誌堅的。

幾人走進村莊,整個村莊的構造與之前他們住的**村完全不一樣。

村口正對著一條路,兩邊是大片大片的雜草叢。房子不再是木屋結構,而是矮破石屋。

雜草叢與石屋群之間有塊大空地,空地右側有棵巨大的老槐樹,樹上綁著破爛的彩色布條。槐樹周圍散落著些破舊的小板凳。再往裡還能看見些被遺棄的拉板車之類的工具。

兩個**村都很荒涼,但對比之下,眼前這個更像曾經有人住過,至少生活痕跡要重一些。

幾人一路走進去。石屋都很破敗,顯然現在是冇人住了。他們隻能沿著小道往村深處走。

“等等,你們看。”秦烽忽然喝住大家。

幾人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向了一處石屋的牆壁。牆壁上畫滿了粉筆小人畫。

瘦猴說:“這有什麼好看的。你小時候冇亂塗亂畫麼?”

葉萌心想,人家是男主,讓你看你就看,人家會平白無故讓你看麼。男主即是正義的道理懂麼。

秦烽走到牆壁前仔細琢磨,“我們不能放過任何一個線索。尤其在這種無人荒村。任何東西都可能是線索。你們仔細看,這畫不是瞎畫的,似乎是在講一個故事。”

瘦猴說:“我看就是小孩瞎畫著玩的。”

林依說:“你冇看見後麵畫的,有的小人頭掉了,有的小人手掉了,有的身體從中間斷一半,還有的好像是在上吊……你見過小孩畫這些的麼?哦……可能是有的人從小就變態。”

瘦猴捏拳,狠狠盯著林依,許久後冷笑道:“哦,我不僅小時候變態,我現在更變態……”

秦烽立刻將林依護在身後,警告地看著瘦猴。

瘦猴抖抖肩,“開個玩笑。”

幾人看著粉筆畫,琢磨劇情,越看發現確實有些詭異。

秦烽忽然看向葉萌,“小小,你覺得這畫是什麼意思?”

全程裝聾作啞,降低存在感的葉萌:“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