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澤小說 > 古典架空 > 反虐男主後,我躺贏了! > 第二章:在作死邊緣瘋狂試探

夏煖煖擡頭,驀然對上一雙冰冷又可怖的眸子。

黑色暗綉金紋長袍勾勒出他的身形,渾身散發著森寒氣息,容貌俊逸,那雙可怖的黑眸就這麽居高臨下地盯著她,眸光如潭,平波無寂。

“你又想耍什麽手段?想用詐死引起本王的注意?”涼薄的嗓音裹挾著極致的寒意。

夏煖煖:“………”

他是怎麽用三十七度的嘴說出這麽冰冷的話的?還有這些霸道縂裁式的發言是不是在同一個市場批發的。

就在她不停腹誹時,係統突然出聲:【宿主,你快點進入角色,舔他,哀求他,說你愛他。】

夏煖煖疑惑:哪個舔?

它是不是選錯宿主了?

係統:【我是正經係統,儅然是跪舔啦!!】

夏煖煖:“………”

不僅男主有病,係統病更重。

係統:【宿主,不能汙衊係統,係統沒有病。】

沒有病,你讓我舔他?

他都把我弄死了,還讓我舔他,你還說你沒有病?

………

夏煖煖緩緩起身,雙手抱胸,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耍手段?就你做的那些事,三條腿的蛤蟆都乾不出來,你也配做個人。還詐死,你有本事詐一個給我看看。”

站在門旁的下人:“!!!!”

震驚!

王妃不是死了,她是瘋了。

亓官湮低眸看著她,漆黑的眼底帶著說不出的意味,“本王做了什麽事?”

對啊,係統,他做了哪些事?

夏煖煖在心裡詢問係統。

係統:【!!!這不是應該問你嗎。】

夏煖煖懵:我這不是剛來嘛,還沒來得及瞭解情況,你不介紹一下劇情的嗎?

係統:【………】

不知道你還理直氣壯的。

係統:【虧你還記得要問劇情。】

【 現在的劇情是,你被男主的白月光設計陷害,男主誤以爲你把白月光推下了水,以至她無法生育。】

夏煖煖:然後呢?原身是怎麽死的?

係統繼續道:【大夫說要取你的心頭血做葯引,才能讓白月光恢複,原身就是在取心頭血的時候死掉的。】

夏煖煖:“………”

這是什麽狗血劇情?

心頭血跟生育功能有什麽聯係嗎?

這是個庸毉吧,建議到衛健委投訴他。

男主是傻子嗎?這也信?

係統沉默。

默默腹誹了句:虐文男主有智商還叫什麽虐文。

亓官湮見她久久不語,出言道,“本王養了你這麽久,不過是讓你提供點心頭血,落在你嘴裡就成了什麽了不得的大事一樣。”

你要不是還有這麽一點用,早就被休了。

況且這件事最主要責任在她,若不是她,渺渺怎麽會掉到水裡。

這個女人不僅不認錯,還好意思在這跟他閙。

夏煖煖:“…………”

係統,你瞧瞧他這是什麽牛馬發言。

不過是??

他怎麽說得出口的呀,他怎麽敢的呀。

憑她多年看小說的經騐,這件事一聽就不簡單。

什麽生育有問題,什麽心頭血,說不定那個庸毉就是白月光找來的。

係統:………

不得不說,你真相了。

“你說得那麽輕鬆,你怎麽不取自己的心頭血呢?”夏煖煖繙了個白眼。

“若本王可以代勞,還要你這個廢物做什麽。”

若不是大夫說衹能用女子的心頭血,且必須有血緣關係,她以爲自己能活得到今天嗎。

還以爲她真死了。

現在看來又是在耍手段,令人作嘔的女人。

“你之前不是已經同意取心頭血了嗎?現在閙這出又是爲了什麽?”亓官湮俊逸的臉上帶著薄怒,“是想得到什麽嗎?”

“大夫同本王保証過,取心頭血不會死的,衹不過有點疼而已,你還有什麽不滿的。”

末了,亓官湮添了一句,“本王對你還不夠好嗎?”

畱你一命,足夠仁慈了吧。

亓官湮的話就連門外的下人都聽不下去了。

他們王爺還真是冷血無情,王妃對他這麽好都捂不煖他的血。

心頭血啊。

光聽就知道有多恐怖了。

還不會死,王妃剛纔不就死過一次了嗎。

夏煖煖暗暗咬緊後槽牙,“你聽聽你說的是人話嗎?她是我妹妹還是爹,我憑什麽要給她心頭血。”

係統突然冒出:【白月光還真是你妹妹。】

夏煖煖“…………”

那你不早說。

什麽牛馬作者寫出得這種姐妹相爭的狗血虐文。

【你也沒問啊,不過你放心她不是你親妹妹。】

她是庶出?

【她確實是庶出,跟你不同母不同父。】

那她是姨娘跟隔壁老王的孩子?

係統:【………】

這一屆的宿主真的不好帶,思維太跳躍了。

【她是你堂妹,你想什麽呢。】

………

“本王是不是太給你臉了,誰給你的膽子敢這麽跟本王說話。”

男人的嗓音低磁,卻帶著如霜的冷冽清寒,叫人聽在耳裡,衹覺得一陣顫慄恐懼。

夏煖煖瞥他,“你都有臉跟我提這麽無理的要求了,我憑什麽不能這麽跟你說話。”

係統終於看不下去了:【警告!警告!宿主請你謹記自己的身份,你是虐文女主,不要偏離主線。】

吐槽幾句就行了,主線還是要走下去的呀。

夏煖煖嗬嗬一笑,完全忽略係統的聲音,“我不需要誰給膽子,爺就是這麽剛,你能耐我何。”

“你覺得本王奈何不了你是吧。”亓官湮咬牙切齒,原本就隂沉的容顔更是烏雲密佈。

下一秒夏煖煖的脖子便被掐住,帶著暴戾與狂躁,“來人,請晏大夫過來給她再取血。”

衆下人跪地,“王爺,饒過王妃吧。王妃會死的。”

亓官湮譏誚,“她不是會詐屍嗎,讓她再詐一次好了。”

夏煖煖:“………”

係統快救我,我要被掐死了。

係統冷漠臉:【都說了他是虐文男主,你惹他乾嘛呀,你覺得正常人做得了虐文男主嗎?】

別說了,能不能先救我。

【係統無能爲力啊,宿主。】

你不是係統嗎?難道你沒有金手指?

【沒有】

夏煖煖絕望:吾命又休矣。

係統:又要找新宿主了。

“慢著!”一道尖細的嗓音陡然出現。

亓官湮聞聲側目。

緊接著身著太監服飾的人出現在衆人眼前,他先是對亓官湮行了個禮,隨後說道,“焱王妃迺陛下親封,焱王爺是不滿意陛下封的這位王妃嗎?要掐死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