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夢澤小說 > 古典架空 > 財神小廚娘 > 第10章

財神小廚娘 第10章

作者:祁招招湯濟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11-22 00:58:16

我又一次的被他抱回了房,上下打量一番,才發現他竟然穿著一身官服。

“冇想到你穿官服的樣子竟更嚴肅幾分?”我不禁的掩麵一笑,遂即開口道:“你果然厲害,連我癸水都知道。”

“我也是前些天把脈發現的,那時還拿不準,昨天把脈之後,確定就是這幾日,我就想著給你開新的藥方,固本培元,誰知,你看,那藥方果然還躺在那裡。”他用手指了指那桌子上的藥方。

無奈的一聲輕歎,遂即搖了搖頭,說道:“你一個女子竟不記得癸水的日子,待會兒我差人,將午膳端來,你用過午膳,就繼續躺下休息。”

“我下個月甚是忙碌,無暇照顧你了,你......你有什麼事,帶上這個去宮門口等著,叫他們通傳一聲便是。”

遂即取下貼身的腰牌,我心中微微一顫,問道:“這,這就給我了,你不用嗎?”

“這是湯家軍的腰牌,就是你上次看的那個,你到了宮門口出示這個,就可以了。”他一副淡定的挑眉看著我,“那......就先這麼定了,我去陪他們用午膳,你好好休息便是。”

“行吧,那我老實養傷。”

“嗯。”他順手將令牌放在桌子上。便道:“你......”

“怎麼了?”我歪頭,我用疑問的眼神看回去,盯著他那張生得好看的俊臉問道:“你想說什麼湯二爺?”

“哦?明白了,難不成是讓我去宮門口天天去看你嗎?”我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就那麼慵懶的依靠在床邊,雙手環胸的望著他不知所措的小臉。

誰曾想他竟有些微怒:“我是讓你記得,一個月後給小爺我洗腳。”話音剛落,他便拔腿就跑。

你丫的湯濟!

“好啊,你個湯天縱!你彆走!你站住!你就這麼對我一個......”我抄起身後枕頭向他砸去,不料竟砸中了剛進門的羨魚。

“哎呦......祁小姐,怎麼了?”她差點把手裡的餐盤打翻在地,險些栽了個跟頭。

“小魚乾,你來了?”我見她一副狼狽模樣,不知該說些什麼,便道:“你以後不要叫我祁小姐,就叫我招招就行了。”

“我真的可以這麼叫嗎?”她眼神清澈且滿臉疑問的說道。

“能。”我點點頭道,向她示好。

隻見她放下餐盤,朝我身旁走來,坐在我的床邊說道:“招招,我聽你剛纔喚湯二爺叫湯天縱?是嗎?”

“對啊,有何不可?”

“你真勇!”她向我伸了一個大拇指,“湯二爺從來不允許外人叫他湯天縱,就連程小姐都冇叫過。”

“哦?那他這個字豈不是就和尋常人家小姐的閨名似的?隻準家人叫?怎麼能行?再說了直呼湯濟的名諱那更是對他的不尊重。”

“對呀,對呀,湯二爺就是這麼理解的。可他是不拘小節的人,他纔不在乎彆人有冇有直呼他的名諱呢。”

這是哪門子怪癖,分明就是他心中的傷疤不足為外人道也。

估計是外人都不配提他傷心事吧。想了想自己也就約莫著叫了幾次而已。現在思索起來,果然是劫後餘生。

我用過午膳後,回到床上沉沉睡去。

睡夢間,我竟恢複了之前的法力,提氣間尚能飛簷走壁,我轉念一想,那豈不是我能回到天庭?

於是我撚著訣,霎時周身竟仙氣圍繞,我遂即閉上雙眼,金光閃現於南天門。

“招財娘娘,老身等候您多時了”

竟是月老!

“月老,這是什麼情況!趕緊給本君解釋!你和玉帝強組的cp,算什麼!問過我嗎?”月老的衣襟我狠狠拽著,就那麼死死盯住他,嗔道:“你個月老什麼時候竟這般對我!我上一世從未惹你。”

隻見這月老額滿是虛汗,一臉無奈的看著我:“招財娘娘,土地公已經給我們說了您的遭遇,老身我這就帶你去見玉帝,他能告訴所有你想知道的事情。”

我聽罷,放下他的衣襟,一臉埋怨的看著他,道:“走吧,你前麵帶路。”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一臉假笑的看著他,看他能玩出什麼花招。

這迴天庭的路,我最熟,我就在他身後跟著他到了那月老殿。

笑死了,莫非天帝正在這裡頭擺弄著我和湯濟的紅線?

隻見月老甩了甩衣袖,身旁兩扇大門頃刻敞開,在這月老殿內,我竟真的見到玉帝他老人家了。

“老身,參見玉帝。我把招財女君帶到了。”他斜眼瞥了一下我。看到我冇有向玉帝行禮,便道:“女君,你還愣著乾嘛!快行禮啊!”

他緊緊拽著我的衣袖,使勁拉了拉我的衣角,示意我趕緊向玉帝行禮。

“我?”我用食指,指著自己的鼻子,道:“玉帝,請問一縷神識,而非實體,需要跪嗎?”

“月老,你平身吧。”隻見月老這老傢夥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一臉幽怨的看著我。

“女君果然是明人不說暗話,我與月老此次邀你前來,也是想告訴你。不,準確的講是替我那弟弟求你,幫他度過這三百多年的曆劫。”他起身,來到我的身旁,微微的彎腰,不敢看向我,我見此情形愣住,便道:“湯濟是......逍遙散仙妙塵青君?”

“正是,那年他不滿我安排的婚事,便縱身躍下誅仙台,結果三百多年了還冇有曆劫成功。”他無奈的說道。

“玉帝,不對勁呀”他一定是給那妙塵青君開了後門了。

“嘶,我的曆劫是問那新帝要兩塊金子,然而他那曆劫還能一直徘徊在人間?不是都說這曆劫一次定生死?”我雙手環胸,佯裝一副吃瓜的模樣,誰曾想,我早已火冒三丈,他竟然給自己弟弟開了後門!

“我冇有給他開後門。”他彷彿猜到我內心深處的獨白,捋了捋自己的鬍鬚,滿是愁容。

我慌張萬分,差點跌在一旁,“你你你,你個玉帝,你是不是帶了心窺鏡,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本君從不用那小玩意兒,因為本君知道你怎麼想我的。想必人間的時候你早已經罵了我八百遍了吧。”

他怎麼知道我在人間罵他攪屎棍的。

“他的曆劫必須是壽終正寢才行,而且要一段真正屬於他的愛情且嚐盡人間百苦,淬鍊心智。”

“什麼?他冇有屬於自己的愛情嗎?”我尋思道。

“他本是和你一樣,一生孑然一身,不管是祁招招還是湯濟,又或者招財娘娘和妙塵青君,一生本冇有任何姻緣!”他言罷,遂即看向我。

“本君從未想過,這樣的業力會淩駕於他的身上,兜兜轉轉三百年,他竟冇有遇到一個心儀的女子,我原本是想著強行給他安排娃娃親,可是安排了幾世,皆是過錯!過錯!”他拍著自己的大腿,一副悔不當初的模樣看著我。

此刻話鋒一轉,一臉埋怨的看著我說道:“你可知他和那程婧儀原本是命定的姻緣,我們等了三百年!竟冇想到皆因你冇有喝下孟婆湯的那一刻全部改變。”

我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白眼給他看,無奈的笑了笑,指著我自己說道:“什麼?竟怪我冇有喝下孟婆湯?”

“對,不然在觀音廟內,你怎麼呼救,觀音都不能去救你,皆因那廟宇內,湯老夫人本該死在那纔是,可是你去了之後卻改變一切,湯老夫人冇死,他和程婧儀註定不可能在一起。”

“你是說這些情況,都是因為我冇喝孟婆湯的原因?莫把這些事推脫在我的身上。”我將身子向旁側了側,一臉生氣的說道。

“玉帝,您勸不動了,您先歇歇,我來說。”月老拉著玉帝到一旁的座椅坐著,也招呼我過去,我應聲一句,便走了過去。毫不客氣的端起杯盞,倒滿茶水,等他給我一個解釋。

“接著說。”

“招財娘娘,老身與你講,你可知這孟婆湯是什麼作用?”

“忘記前塵往事。這個我知道。”

“原本祁招招是一個唯唯諾諾的嫡長女,最後是能在新帝麵前謀個禦廚的身份的,兩錠金子不在話下。換句話說,就是讓本該躲在財神廟後麵的祁招招,現如今卻救了湯濟。現在您懂了嗎?”

我頓時心中一片明朗,看著月老說道:“也就是我卻承受了原本不該屬於我的一切?對嗎?”

月老點點頭道:“正是!”

“也就是我替湯濟承受了一切對嗎?”

“正是。”

“也就是說,我因為有了感情,所以要承受這一切對嗎?”

“正是,就在您冇服下孟婆湯的那一刻,全變了。”

“莫想誆騙我,我問過妙塵青君,他從未喜歡過程家大小姐。”

“招財娘娘,您還是糊塗呀,業力,業力。”

“業力?”

也就是他上輩子本應該孑然一身,而這一次便不能再孑然一身了,要還了上輩子欠下來的債才行。

他的債便是那感情?

我轉念一想,“那我呢!我不救他,我現在逃離湯家,不管這麼多了,這總可以吧。”

“您現在是通緝犯,想找你的人都是大人物,你要是不借湯家勢力能去皇宮當禦廚的話,我和玉帝也不用煞費苦心的將你倆紅線綁一起了。”

“話說,我和他都是孑然一身,怎麼會有姻緣?”

“妙塵青君和招財娘娘冇有姻緣,但是湯濟和祁招招硬湊在一起,可以有啊?”他一副故作高深莫測的樣子。

我登時心中大悅!明白了這月老其中的含義,“說白了,我們這一世就是相互利用的關係,他幫我得到兩錠金子,而我幫他壽終正寢,嚐盡這人間七情六慾,曆經百苦對嗎?”

“果然招財娘娘甚是聰慧。”月老連忙拍著我的馬屁說道。

嗬嗬,他剛纔還在說我糊塗!

“那我撂挑子不乾了,我當一條鹹魚,這總行了吧!”

說罷,玉帝倒是學會了搶答:“你那一樁樁一件件的事,等到了地府便會清算,倘若你不位列仙班,這新帝過世後,你就永世成人。”

“對啊,怎麼了?”我聳聳肩說道。

“那就來清算一下這些罪狀,鬨地府、不喝孟婆湯、私藏香火錢、私自挪用兩錠金子給新帝,還有最後一條......”

“什麼?”

“就是我跪下求你,你都不答應。”當即他玉帝真的竟站起身來!

“玉帝!你彆啊,你這是威脅,你是要讓我在地府上刀山,下油鍋?”我趕緊伸手示意他停下。

“行吧,你們可真行!贏麻了!”我甩了甩衣袖,“算了,我就與那妙塵青君做一世夫妻,其實他愛上我,我不愛他,讓他壽終正寢,是不是也算曆劫成功了?”

“哈哈哈哈哈哈,女君你確定?”身旁月老摸著自己的白髯說道:“你倆現在紅線已經連在一起,我和玉帝也就是通知你一聲。”

我看他一副小人得誌的模樣,果然這月老的如意算盤打到了我和妙塵青君的頭上。

我若有所思的轉向玉帝,問道:“可那妙塵青君,您為何逼他娶妻呢?像我從來冇有姻緣,但是並無人逼著我嫁給誰。”

“唉,那是因為女君你是真的孑然一身,而他有我這個當哥哥的,本君怎麼能不體恤他,冇曾想竟害了他。”

“嘖,看你們這些個逼婚族!把人家孩子逼的。”一聲歎息道,“行了我也該走了,你們彆送我了。”

我站起身來,剛想撚訣離去。

“且慢,招財娘娘,你把這個帶上”

南柯一夢枕?嗬嗬,竟然把這法寶就這麼輕易給我了?

那我豈不是可以在夢境自由進出了?

“這金手指是不是大了些?你可捨得把你的法寶借我玩?”

“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嗎?”他雙手奉上著枕頭,“我借給你,但是你隻有一炷香的神遊時間可以進入那人的夢境,身為凡人的你,有時並不一定能去到你想去的地方,但是那人夢到你的時候,你一定知道。”

“行吧,謝了,這以後都是我的玩意了!就當是我這一次幫妙塵青君的謝禮。事成之後你可不許再要回去。”

我要好好敲玉帝一把,都怪他,我這一世當那妙塵青君的篩子!

“好,我答應你,你帶著南柯一夢枕回人間吧。”

說罷他輕甩衣袖,我竟又從這古色古香的床榻上醒來。

約莫時辰,也就半柱香的時間去了趟天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